日常生活點滴的記錄:

记忆中的毕业季 - 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四教222楼106室四贱友

涂勇,钱朝阳,崔永喆,王晶


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不是亲兄弟,亲姐妹却住在同一屋檐下。以姐妹或者兄弟称呼着对方、他们是——“室友”。 室友有多好?

对不起,那些年的室友们,我想你们了。突然好想念与你们的点点滴滴。数学系的兄弟,你们可好?


我们或许会吵架,但用不了几天又会重归于
我们在一起度过一天、一周、一月、一季、一年。。。

我们会珍惜和彼此相处的日子。
因为我们毕业后:
不会有人帮你答“到”了;
不会有人帮你带热腾腾的饭回宿舍送到你的手上了;
再也不会...

纸船 ——  寄母亲

冰心

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,
总是留着——留着 ,
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,
从舟上抛下在海里。
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,
有的被海浪打湿,沾在船头上。
我仍是不灰心地每天地叠着,
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它到的地方去。
母亲,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,
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。
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,
万水千山,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。


老照片的回忆:
刘美兰 (Liu Meilan)        
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(胶南市)
隐珠镇象沟头社区
http...

“半生漂泊,每一次雨打归舟”,浮生半日,烟火红尘,也说饮鸩不止渴,然终是一杯清茶洗过尘心,弦拨心上,山岚依如茶杯上的云烟。谁是谁别了三生三世的影,两吊钱赎回的旧梦遗风,谁还醉唱挽歌浅斟一盏薄情,清酒一壶就醉生梦死了时光。


苦雪烹茶安然度过世界末日,许多人和事都重生了,我想我也会忘了那只乌鸦在末日的方舟上几番徘徊,飞过无痕,狮子却说爱我就让全世界都知道。爱是一 场荨麻 疹,容我再洗净铅华,待千帆过尽。这一别两宽心,各生新欢喜。太阳升起的时候,举目四方宿命繁星。如陈亦迅唱那首苦瓜:当你干杯再举箸,突然间相看莞尔, 某萧瑟晚秋深夜,忽而明了了,而黄